其實這是12號淳翔慶生去聚餐的後續。

12號當天早上我遇到了一些怪人,而這篇主要是交代台中之旅的最後一位怪人。
沒一起放在上一篇文章,是因為想在那天留下快樂的句點。

前文提到我最後搭上00:50的車回宜蘭。
因為已經十分疲倦,上車其實就想好好休息。

就在上車的時候,聽到司機在抱怨...
他說他快被車上的一位乘客煩死。

這時我就有不祥的預感...
是的,我遇到服務業最不想碰到的客人之一。

 

「喝醉酒的大嬸。」

 

好些年前,我們家簡餐店在過年期間有遇到一個喝醉酒的大叔。
真的十分難處理。
你如果理他,他就會跟你「勾勾迪」。
你不理他,好一點他就睡覺或大聲說話,糟一點就鬧事。

當時我們的選擇是給他餐之後就不理他了。
結果他就睡在我們店裡...後來費了一番功夫才請他離開。

那搭車的大嬸如果醉到不行,其實是沒啥殺傷力...頂多吐在車上司機哭哭。
但麻煩的是,他是喝到有點茫,但還有反應能說話。(就大概半醉)

一上車他就一直在大聲講電話。
你知道的,在這種時間搭車,大部分的人都想好好休息。
尤其像我這麼累了,當然想好好瞇一下。

可是他就一直很大聲講電話,這通講完又再打一次給同樣的人,在車上就一直跳針。
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名也有喝一點酒的阿伯,竟然跟大嬸對話...
這真他X的錯誤決定。

因為那位大嬸是搭到礁溪,所以他在電話中就跟他朋友說大約20~30分就會到...
喵的,最好是會這麼快到,高鐵什麼時候有通到宜蘭了?最好是這麼快。
但說真的,大嬸講錯關我屁事,我只希望他交代完快失去意識,不要擾人清夢。

可是阿伯也喝了一些酒呀...所以就回了幾句,說不可能這麼快...

大嬸就莫名其妙的火了...接下來就是無窮的跳針...
到礁溪沒這麼快嗎?明明就差不多這個時間!
你叫什麼名字?(都是台語發音)

然後就一直講一樣的話...講到上交流道還在講...
阿伯就不敢說話了...

後來前面的一位小姐看不下去,就叫他小聲一點。
然後大嬸就一整個大怒!

把攻擊目標轉向前面的小姐。

大嬸就說他是礁溪誰誰誰的小妹之類的,然後問那個小姐是誰,叫什麼名字?
接著一樣開始跳針。

小姐不像阿伯,超有魄力的嗆回去。
他說這台車不是你一個人的,也不是你的專車,講個電話不要一直那麼大聲,OK?

也不知道大嬸是欺善怕惡還是小孬孬,後來就說他喝醉了,然後有跟那位小姐說對不起。

 

OK,事情圓滿解決了.......才怪。

你忘了他是喝醉的大嬸嗎?
某些喝醉酒的人都有特殊的技能,就是前面說到爛的「跳針」。

整件事情變成一個大的無窮迴圈...
大嬸後來可能惱羞成怒,或是見笑轉生氣(這兩個好像是同義詞...)
又開始問那位小姐叫什麼名字?
小姐無意間也加入這個迴圈,一樣嗆回去。

就這樣,         大嬸講電話大聲→小姐叫大嬸講話小聲點→大嬸生氣問姓名→小姐抓狂嗆回去
                         ↑                                                             ↖          ↓
          大嬸再度道歉,暫時安靜←小姐叫大嬸不要耍流氓←大嬸打電話烙人← 大嬸道歉說他喝醉了

後來坐我前面的學生好像也跑過去跟那位大嬸講幾句話,可能也是請他小聲一點之類的。
當然也有被大嬸唸。
我是聽到大嬸要烙人,有點不爽。

如果大嬸真的有烙人,那我就會打給老爸請他跟認識的警察來處理一下。
雖然我知道大嬸應該是說說而已。
他就算打電話烙人,對方也會覺得是大嬸醉了,勢必是理虧的一方。

果然到了礁溪,大嬸也只能乖乖下車,沒啥作為。

那位小姐以及跟他同行的一位先生跟我一樣是在宜蘭車站下車。
我下車後,就聽到他們兩個在吵架。

先生跟那位小姐說,小姐這樣的處理方式不好。
那位先生可能是覺得就不要理大嬸,萬一大嬸真的烙人來也是很可怕的。


聽到那位先生這樣說,我是覺得有點心酸。
那位小姐做的事,應該是正確的。
挺身而出,難道也是一種錯嗎?
還是說,遇到惡人只能惦惦不講話?這是怎樣的世道呀...

這個世界真的需要多一點正義感。
雖然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樣,正義感早就死光了。(這個世界真的是太黑了)

但至少,不要在有人挺身而出時,潑一大盆冷水給他。
還有,酒真他媽是害人的東西。

 

其實寫這篇是想問問大家,如果遇到了同樣的事,大家又會怎麼處理呢?
那位挺身而出的小姐真的錯了嗎?還是他的作法可以更好呢?
可以的話留個言吧,我真的很想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傻子阿力 的頭像
傻子阿力

傻子阿力的無聊記事

傻子阿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